愛是那麼短,遺忘是那麼的長。──聶魯達(Pablo Neruda)〈今夜我可以寫出最哀傷的詩篇〉

 

智利的詩人聶魯達曾為他所戀慕的人阿爾貝蒂娜提筆寫下一首動人的情詩〈今夜我可以寫出最哀傷的詩篇〉,當時的聶魯達只是個身無分文的窮學生,因為一堂法文課,聶魯達邂逅了大他一歲的阿爾貝蒂娜,後來阿爾貝蒂娜轉學,聶魯達只能透過書信抒發思慕之情,他寫了許許多多的情詩,然而阿爾貝蒂娜卻久久久久才給他短短的回信,終至杳無音信。而這首〈今夜我可以寫出最哀傷的詩篇〉就是寫給他曾經所深愛的阿爾貝蒂娜。

 

愛情是那麼短暫,然而卻要用很長很長的時間來遺忘,然而人的一生中,人與人之間、人與物之間,愛情以外的之外,還有親情與友情以及對事事物物深厚情誼的眷戀與不捨,永遠從來只是一個空話,沒有什麼東西抵抗的了漫漫的時光變遷,有些失去是注定的,「唯一真實的樂園是人們失去的樂園」,而「幸福的歲月是失去的歲月」,安得烈·莫羅亞在法國文豪普魯斯特的《追憶逝水年華》序言緩緩寫道。

 

既然曾經刻骨銘心過,既然遺忘不了轉瞬即逝的過往美好,既然要用長長的時間來學習遺忘,不如任憑它在回憶裡頭蟄伏,任憑它在回憶裡頭流轉幻化,化成筆下那曾經的曾經,用書寫敘寫未完成的故事,因為書寫,故事又重新開始,重新轉動,舊事又成了筆下新的一頁篇章,裡頭的情節或許早已禁不起時光的侵蝕早已漫漶模糊,但用書寫頑強去抵抗遺忘,愛似乎不曾結束,「遺忘,才是真正的死亡」,當一個人、一件事不再被人們提起,不再被人們想起,不再被記在心中,那便是真正的死亡,因此作家朱天文曾在書中寫到:「我用書寫,去抵住遺忘。」

 

若有一枝筆可以把遭遇的消亡與眷戀都記錄下來,那麼書寫的意義,便不再是備忘,更是一種的寄託,更是不願向時間屈服的徵象,一枝筆能承載多少思念的重量?這個命題真真實實,長久以來卻無法被證明,只有提筆的人,才能知道筆下所能承受生命的重量。

 

㊝ 物外設計 ystudio 露銅系列 原子筆

步入中學之後原子筆更是離不開那段慘綠少年求學時光,此款露銅原子筆黃銅表面進行特殊黑色烤漆處理的六角筆身,展露出年少時期有稜有角的叛逆性格,隨著使用後,部分的黑漆自然退去,顯露出金色的銅身,像是經過時光洗禮後的年少輕狂漸漸收斂,閃耀出青春的生命,黑色與金色相互輝映,顯出露銅原子筆的絕美之處。

 

㊝ TENNY 台灣檜木系列 手工製高質感鋼筆

經過一些風霜歷練,會更喜歡木頭的質感,因為素樸無華更顯得難能可貴,TENNY 全新改款的台灣檜木材質的手工鋼筆,嚴選優質檜木,使用台灣檜木所製作的筆身,筆蓋與筆身的木紋路特別合過,筆蓋更加圓潤的設計精琢,筆身整塊原木成型中間鏤空手法製作,採用德國原裝進口的筆尖與吸墨器,整體的溫暖色澤顯現書寫的手感溫度。

 

老山羊 葛瑪蘭系列 小葉紫檀木鋼筆

生命常常無法絕對純粹,此款老山羊鋼筆採用小葉紫檀搭配白鋼材質,道出生命中多采多姿的可能性,小葉紫檀的紋路典雅靜謐,而白鋼材質的冷調,呼應沉浸於書寫之中的沉靜氛圍。筆蓋有雷射雕刻3952玉山符號,採用德國原裝進口的雙色筆尖,並附有德國SCHMIDT的吸墨器。筆身自然溫潤,讓人不自覺沈溺於筆下的幸福時光。

 

曾有那麼一個人在自己的墓誌銘寫下:「如果沒有愛,這個世界什麼都沒有。」一個沒有愛的地方,這個世界什麼也不是,即便是酷熱的季節,也叫人感到天寒地凍,但也因愛的緣故,使我們對這個世界日思夜想、牽腸掛肚,但愛無法永遠停駐,使我們止不住的想念,如果遺忘是飲下孟婆湯那麼容易,就不會叫人因回憶而淚流,如果還是會想念、還是會止不住淚流,那麼就提起筆來吧,寫下那道不盡逝去的美好,用書寫來抵住遺忘,用書寫寄託那真實存在過一閃即逝的美好。

 

㊝ 多家台灣品牌鋼筆推薦給您:

TENNY 天益鋼筆 ↢ 點此進入

3952 老山羊鋼筆 ↢ 點此進入

ystudio 物外設計 ↢ 點此進入